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新闻爆料

主题: 女孩被未满14岁男孩持刀抢劫捅伤警方未立案 母亲:只想讨公道

  • 晨翱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82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7/3 14:51:4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荆门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 津云新闻记者 周白石 发自湖北孝感

  先摸清地形,再踩点儿合适的作案区域,还巧妙躲避大量摄像头,最终持刀抢劫一名14岁女孩。这耸人听闻的事情发生在湖北省孝感市,令人发指的是,作案者竟是和女孩同校同龄的男同学。3个多月过去了,女孩身上的伤疤在恢复,可心里的创伤却难以愈合。

  这件改变了2个不足14岁学生一生的事情,发生在今年3月30日。据琪琪和母亲口述,琪琪放学回家进入小区,在等待电梯时,电梯间不远处楼道角落里蹿出一个男孩冲到琪琪身后,还没等她开口,便持刀架住她的脖子,强行把她拖到楼梯口,沿着阴暗的楼道拖至4楼。男孩对这里很熟悉,他轻车熟路地找到无人居住的401号房,打开房门,逼着女孩进屋。

  进屋后,他对琪琪说把身上的钱交出来。琪琪说身上没带钱,男孩似乎不信,用刀刺破琪琪的脖子,逼着她给钱。琪琪反复说身上没钱,还说她可以交出房门钥匙,让男孩去她家拿钱。男孩还是不信,用刀子逼着琪琪一件件脱掉衣服,对其进行搜身查看,最终确实没找到钱。

  琪琪母亲说,对方见抢劫不成,便意图性侵,但琪琪拼死反抗,所以他没有得逞,气急败坏之下,又持刀对着琪琪的胸前乱刺。随后,男孩又逼着琪琪站起身,划伤她的左右两侧大腿,告诉她:死后都要记住我。

  琪琪每天生活很规律,每天放学后,和要好的同伴一起回家,同伴住19号楼,她住17号楼,俩人一般在19号楼门口分手,琪琪再走几十米,一般17:45准时到家。3月30日这一天,她没有准时回来,琪琪母亲邓女士就开始下楼找她,并在楼下呼喊。邓女士说,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她呼喊的时候,女儿就在4楼,且有性命之忧。

  邓女士在案发现场阳台

  琪琪口述,当时她听到妈妈呼喊,男孩也听见了,持刀逼着她不要开口,她趁男孩分神的时候,突然倒在地上不动,男孩踢了她两下,她忍着没动。她闭眼听到男孩脚步声,察觉他可能走到其他房间,便立即起身跑到阳台,从4楼纵身跳到3楼平台搭建的棚子上,找个地方躲了起来。后来听到4楼没什么动静,她赶紧在3楼呼喊……

  特别不巧的是,17:55,邓女士见女儿还没回家,就赶去学校找。

  那时学校已经没有人,老师也在电话中告诉她琪琪准时离开学校,和几个同学一起走的。她找到同学家,得知女儿进小区楼下与同学分手。邓女士跑去物业看监控,看到女儿进向楼洞口,又看到另外一个摄像头拍到琪琪走进楼道,但电梯内监控却显示,琪琪没有进电梯。她赶紧报了警。没想到报警后10多分钟,她和帮她一起找琪琪的朋友、同学、亲人,就听到了小区里传来女孩的呼救声。

  邓女士说,她的同学反应比较快,爬到三楼平台处,在角落看到了浑身是血且全身赤裸的琪琪……邓女士的同学松先生接受津云新闻记者采访时说,他见到琪琪后,赶紧抱着她,沿着三楼平台找地方下楼,由于17号楼3楼平台居民家没有人,他只好抱着孩子沿着平台跑到18号楼,在好心人帮助下把孩子抱下楼。

  当天晚上,琪琪被迅速送往医院接受治疗。让邓女士唯一值得宽心的是,医生确认她没有受到性侵,伤处不少,除脖子有一处伤情导致胸腔积血,其他地方没有致命伤。

  家人失望

  从“包在我身上”到不予立案

  事发当天,当地派出所民警、刑警,村和社区的干部陆续来到病房。邓女士也从他们口中得知,伤害女儿的凶手找到了,让她震惊的是,凶手竟是女儿小学同学黄某,他们俩还在同一所中学同一个年级读书。

  邓女士说,在取笔录等程序结束后,警方和村干部曾表示,一定全力以赴认真处理好这件事。“当时给我一种,放心吧,这事儿包在我们身上的感觉,我总算也宽心了。”

  然而,她没有想到的是,后来当地派出所通知她,黄某年龄不满14周岁,属于未成年人,按照法律规定,他不用负刑事责任,所以警方无法立案。“民警告诉我可以走法律程序,就是提起民事诉讼,去起诉凶手监护人,让他们经济赔偿。可就算给100万、200万,也无法弥补孩子心灵和身体的创伤!我就一个目的,想让他们孩子坐牢。”

  邓女士向津云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份当地派出所开具的、盖有公章的证明。上面明确写道:黄某涉嫌抢劫罪一案,我局认为符合立案标准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一十条,已于2018年4月4日立案,由孝天派出所承办。另一段写道:因黄某未满十四岁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一十五条之规定,已于2108年(应为2018年)4月8日撤案。

  证明落款为孝天派出所,开具时间为2018年5月14日,公章为孝感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。

  津云新闻记者找到孝感公安局高新区分局采访,对方称,针对此事,他们已经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,其他信息不予回答。

  探访现场

  屋内有拖拽痕迹  黄某“曾来踩点”

  7月2日,津云新闻记者来到邓女士的家中。这是一片还迁房,有的居民还在其他地方有老宅,所以并没有住满。在她的指引下,记者找到了17号楼前的摄像头,以及楼栋内的摄像头,她说,正是这两个摄像头帮助他确认当天孩子走进楼内却“不见踪影”。

  记者又来到电梯间,这里非常黑,仅有一盏需手动开关的照明灯,电梯间对面角落是楼梯间防火门,平时处于半开半闭状态,里面同样漆黑。按照琪琪口述所说,当时害她的男孩黄某就藏在这里。其实事发几天前,她就多次碰见黄某,她随口问黄某来这里干什么,黄某回答:来串门,找朋友。而邓女士到小区物业看监控记录也注意到,黄某在事发前几天多次来到这里。她判断黄某是来踩点儿的,否则不会对这里如此熟悉。

  沿着楼梯,记者随邓女士来到事发现场——401房间。房子里面已经装修好,但这户居民平时不住在这里,所以房间有大量尘土,记者注意到,房间内有大量杂乱的脚印,有的地方还有拖拽的痕迹。脚印集中在一个卧室内,以及客厅内。该卧室地上有两个旧包装箱纸板,上面有疑似大量血迹。琪琪告诉警方,黄某称曾经到这里踩点,沿着楼道窗户爬到401房间阳台,又窜进屋,打开了房门。

  走进这个卧室,邓女士忍不住悲痛的情绪蹲在角落哭了起来。她说,事发到现在,女儿不肯回家,为了照顾女儿她也很少回来,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到事发现场。

  女孩现状

  茶饭不思 上厕所都要有人“保护”

  琪琪非常喜欢有属于自己的房间。

  邓女士说,琪琪小时候,他们一家人住在孩子爷爷家的房子,那是位于山里的老宅,房子比较破旧。琪琪从小就羡慕同学、朋友、亲戚们有自己的房间,她总和妈妈说:以后你别给我买新衣服,买好吃的了,咱存钱买房子,我要有自己的房间。

  他们的愿望在2016年实现。邓女士父亲一套还迁房由他们居住,琪琪高兴坏了,一个劲儿地给自己的房间想设计方案,虽然那时她只有12岁,但她已给自己的小天地设计了丰富的功能区,有地方学习、有地方休息、有地方看书,甚至藏着自己的小秘密。

  这一切,都因为3月30日那件事发生而改变了。

  医院诊断证明显示:患者被人用刀刺伤伤及颈部,当时即感受伤部位疼痛,伴大量出血,无胸闷、呼吸困难不适。急诊CT显示,颈胸部皮下气肿,纵膈气肿、积血等。除颈部外,琪琪手臂、腿部多处被刺伤。邓女士说,她被诊断为胸腔积液,入院10多天。

  事发后,琪琪母亲拍摄的伤口

  目前的现状,伤口处留下伤疤

  如今,琪琪瘦了5公斤,本来就不算胖的她几乎皮包骨头。她的精神状态十分不好。由于住院10多天,出院后又休息、四处求医10多天,她的功课落下不少。刚到学校时,总因为作业不会做而哭,她的成绩也由20多名一直下跌……

  最让邓女士不放心的是她可能存在较大的心理疾病隐患。她现在不敢一个人在房间(近期住在亲戚家),连上厕所、洗澡,都要有人陪同,晚上睡觉必须抱着妈妈才能入睡,有时还会被噩梦惊醒。

  原本善良的女孩,有时竟也变“狠”。邓女士说,她曾经听到女儿说:我又没错做什么,我又没得罪过他,为什么这样对我,我真希望他从这个世界消失。

  由于无法立案,当地社区干部多次试图帮忙协调。但双方诉求和补偿决心完全无法契合,此事耽搁了3个多月没有解决。津云新闻记者梳理和采访中发现,此事一些细节还存在争议,双方各执一词。

  疑点一:是否有深仇大恨

  邓女士提供了几份录音证据显示,几次协调的效果都很差,对方家人始终认为黄某这件事“出于一时冲动”,且认为他们支付了琪琪住院的医药费,没有必要再对琪琪进行经济补偿的责任。甚至有一次,黄某亲戚说道:这么多同学,怎么就对你女儿(下手)呢?

  在邓女士看来,这是对女儿的极大侮辱。她和琪琪的同学证实,琪琪平时衣着朴素,从未穿过暴露的衣服,待人热情言谈得体,要好的伙伴多为女孩,与男同学的接触,仅限于学习方面。

  疑点二:是否有性侵意图

  这是双方争论的焦点之一,也是邓女士至今咽不下这口气的地方。

  她向津云新闻记者独家提供的两段录音证据显示,刑警和派出所民警曾经两次找琪琪做笔录,其中都问到关于“脱衣服”的事情。警方问衣服是谁脱的,琪琪回答,是黄某逼着他一件件脱的,她不脱,黄某就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。被逼脱光衣服后,黄某曾坐在她身上。警方又问到对方的手放在那里,琪琪回答在肚子附近。警方还问到对方是否脱了裤子,对方身体是否“进去了”,她回答没,但是对方曾经用刀柄戳她的下体。

  津云新闻记者找到黄某父母时,他们说,黄某只是涉嫌抢劫,并没有其他如性侵等意图,现在全都是邓女士一家人夸大其词,但对于这些录音中的细节,他们并不回应。

  疑点三:到底多少作案工具

  按照黄某父母所生,黄某作案工具仅仅是剪刀,而警方最终公布的信息也说明作案工具仅仅是剪刀,但琪琪一口咬定,并不是如此,她亲眼看到黄某像变魔术一样,从口袋拿出4种刀具,有剪刀,双刃刀,水果刀,还有工具刀。

  琪琪在派出所录口供时提到,黄某持刀对着她的脖子某处说:这里是动脉,割一下这里,你就没命了。口述中还提到,黄某称应该偷一把手术刀,杀人痛快。

  “我只想孩子有个公道”

  事发3个多月,邓女士几乎每天以泪洗面。她说,现在所做的一切,包括发微博公开这些信息,都是为了给女儿讨回公道,“他们一家一开始避而不见,又说既然已经给了医药费(2万多元),孩子也出院了,就不会再赔偿,我的女儿看起来也没事儿。但女儿精神受到多大创伤,他们一家人怎么知道!”

  邓女士说,她现在一心想给女儿讨个公道,不为别的,只为了女儿的未来,她说,到现在为止,女儿不敢回家,特别是对方家长出言不逊扬言报复。甚至女儿同学家长也委婉说,希望黄某一家人不要住在小区内,否则会觉得不安全。津云新闻记者记者采访中得知,黄某一家人在事发后已经离开该小区。

  按照邓女士的说法,起初,黄某一家人态度极为蛮横,竟然认为事情发生后,他们一家人“在这里住不下去了”,后来又声称还会报复。直到邓女士在网路中公开此事后,对方才有所收敛。邓女士向津云记者提供的一份录音证据显示,6月29日,邓女士一位同学受到黄某家人委托“私了”,黄某家人称此事最多出6万元,让此事到此为止。

  但邓女士的诉求并非如此,她希望警方更加认真对待此事,就算不能立案,也把是否性侵、是否手持其他刀具的情况侦查明白;第二个诉求是希望黄某被收容管教;第三个诉求是黄某一家公开道歉。至于后续治疗费用数额,远不如上述三点重要。


商务合作、广告投放,请与我们联系!客服QQ:4200724 微信:jmccoo  电话:0724-6800856 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