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新闻爆料

主题: 写父亲

  • 代价是折磨╳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739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7/1 18:54:13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荆门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儿子早上来短信:端午不放假,回不去了,父亲节快乐!只知道熬夜看球,竟忘了今天是父亲节!儿子忘不了我这个做父亲的,我也想写写我的父亲。父亲对我们的影响很大,可不知用怎样的笔墨去写他。尽管他已离开我们十八年,但兄姊们时常念叨他,从母亲对父亲的讲述,从我们每个人的亲眼所见,总能感受到作为一个父亲的坚强和伟大。
      父亲是个杀猪匠,没有什么文化,只上几个月的夜校,自己的名字写得歪歪扭扭,一笔一划总是那么吃力,诧异的是他对戏幕上的字儿倒是认得很全。他十八岁成家,在那时,男女早成家是应对生活困难最好的办法。据母亲讲,当时父亲只用一顶小花轿迎娶的她,什么聘礼也没有,母亲的嫁妆也只是一床青花被,父亲家里置办的也是一张带踏的木板床和一顶打补丁的青花纹帐,简单至极组成了一个家,和许许多多的农村人一个样。
     爷爷也是杀猪的,那时常年在李桥,张家湾一带帮人杀猪为生,父亲从七岁时就跟着爷爷闯荡,那时最不愁的就是吃肉。解放后,爷爷在湾子里自己为了个肉铺,后来公私合营爷爷在社里谋了个正差,父亲倒不想干这行,却想种田,偶尔去给爷爷帮点忙,弄点下水回来打打牙祭。爷爷生性老实,父亲倒是倔犟,别人不敢说的话他敢说,在当时是出了名的″杠子队″,很是得罪人,爷爷经常给别人赔不是,其实从母亲的口中和湾子里老人们的讲述里,父亲是个大好人。在″四清运动″和三年困难时期,父亲为了仗义吃了很大苦头,尤其是在六零发生的一件事把全家人吓得要死。那是湾间里的聋子爷,家里没有吃的,全家老的小的饿得不行了,父亲看在眼里,凭着一股子血气方刚的劲,大着胆子在一个夜间撬开仓库的门,扒出一担谷子给他们,为此父亲作为反面典型挨整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也是在那一年的冬天,长期的饥困使得一些人想尽办法找到东西来填饱肚子,最后大家商量派出精壮劳力到油滓湖破冰挖野藕。那时的父亲有的是力气,在齐腰深的泥塘里挖藕,两百斤的藕总是第一个收工,母亲担心父亲路远受压挑不起,总是半道上分出一些来,当时有一些人在中途藏几支在草丛中,父亲没办法也只能这样做,这也是想救济一下贫弱的外公一家人。母亲说,那时真的是造业呀,要不是父亲,一大家子人怎么熬得过来!那时一大锅没有油水的藕块,常常是吃得个精光,那年的春节全靠吃藕度过来。
    过惯了苦日子,父亲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别继续受苦,总是在替我们想办法。大哥在七零年去河南当兵,二哥还在上高中,父亲就找人安排二哥去顶大哥的缺到金口化肥厂当工人,当时的一个工人指标很金贵。大姐二姐读书很努力,但那时大哥二哥不在家,家里缺劳力,硬生生拉回家挣工分,缓解家庭窘境。三哥四哥和我读书都很用功,特别是三哥,八一年考上江汉大学,吃上了公家饭,那是父亲一生中最荣光的时候,当时上大学基本不花钱,可父亲还是常到汉口赵家条去看三哥并捎带上几块钱,后来四哥也考上了,父亲也常到卓刀泉去看他。而唯有我这个让父亲寄予厚望的最小的儿子,让他伤了心,很长一段时间总是看到他长嘘短叹。多年后,我体会到做父亲的那般感受,总是在不断去自责自己。
     父亲总是喜欢帮助别人,自己过得也紧巴巴。八九年,同族堂叔家的儿子娶亲,女方家非要他家买一台电视机方才肯进门,急昏了的堂叔找到父亲帮忙,父亲找到在大花岭的大哥帮忙在供销社里搞到一台莺歌电视,堂兄才把媳妇接进来,为此,堂叔对父亲感激不尽。
      2000年2月17日,正月十三,父亲由于多年生活重担的压负,加之生了场大病,没有挺过人生的最后一道坎,过早地离我们而去。在当时,父亲的后事是湾子里有史以来最隆重的,送行的人和车辆排得很远,这不是为了讲排场,而是对父亲的为人善行的褒扬。父亲已离去多年,一个平凡,有些倔犟的老头,一个敢于直言,乐善好施的老者,一位慈祥的父亲一直在影响着我们。好父亲,我们一直怀念你!
商务合作、广告投放,请与我们联系!客服QQ:4200724 微信:jmccoo  电话:0724-6800856 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